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陝西|黑龍江|四川|香港|新疆|香港神州集運|雲南|浙江
我們的微信

新疆民眾共話家鄉交通之變:飛機與動車突“飛”猛“進”

2021-09-27 11:29:39 來源:中國新聞網
 字號:

  中新社烏魯木齊9月26日電 題:新疆民眾共話家鄉交通之變:飛機與動車突“飛”猛“進”

  作者 苟繼鵬

  交通是經濟發展的動脈,也是改善民眾生活水平的“大通道”。新中國成立以來,新疆交通建設取得飛躍式發展,高鐵、高速公路從無到有,道路、航空不斷完善,立體交通網絡“越織越密”。

  25日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舉行交通惠民專場新聞發佈會,邀請多位民眾代表共話新疆交通之變。

  千年渡口變“通途”

  “在麥蓋提縣生活過的人,都不會忘記上世紀80、90年代在葉爾羌河上擺渡過河的情景。”今年50歲的艾麥爾·衣明在發佈會現場説。

  麥蓋提縣位於新疆南部喀什地區葉爾羌河下游,曾經的葉爾羌河渡口是進出麥蓋提縣必經之路。艾麥爾·衣明説:“那時沒有橋,洪水期划船過河,枯水期把木船相互連接,再用木樁支撐搭成浮橋,方便大家通過。一直到洪水期到來再拆掉,葉爾羌河幾乎阻斷了麥蓋提縣與外界的聯繫。”

  1995年,總投資4000萬元人民幣的葉爾羌河麥蓋提大橋落成,這個千年古渡上架起一座長達1公里的“通途”。艾麥爾·衣明至今仍然清晰地記得大橋通車時的情景。他説:“大家自發來到橋頭慶祝,像過節一樣熱鬧。這座大橋把麥蓋提縣與外界相連通,緊接着鄉村公路也延伸到了每個村落。”

  艾麥爾·衣明還説:“以前我們的農產品,大多都是自產自銷。而現在交通發達了,各類特色農產品也多了,如刀郎灰棗、刀郎土瓜、核桃等,很多外地的購買商上門收購。而且幾乎每家每户有了電瓶車、摩托車和小汽車,想到哪兒去,隨時就可以去。”

  “沙漠之城”接入航空網

  早年間,因庫爾班大叔騎毛驢上北京的故事而為外界所知的于田縣,地處新疆南部和田地區,北鄰塔克拉瑪干沙漠,當地民眾出行不便。如今,這座沙漠邊緣的小縣城已接入中國航空網。

  “2020年6月,我大學畢業回到家鄉後,看見於田縣萬方機場正在熱火朝天地建設中。當時我就想要是能在機場上班多好啊。”于田姑娘斯麗姆罕·麥提如則説,如今她已如願成為于田萬方機場的一名地勤人員。

  “記得以前,我們去烏魯木齊坐大巴車要30多個小時。乘坐飛機去烏魯木齊也要先坐4個多小時的汽車到和田市,再從和田市坐飛機到烏魯木齊,前後要6個多小時。”她説,2020年底,于田萬方機場正式通航後,當地民眾可在家門口坐飛機去烏魯木齊,一個半小時就到了。

  她還介紹,目前于田萬方機場共有3家航空公司,開通了8條航線,通航北京、深圳、成都、烏魯木齊等7座城市。不僅推動了家鄉旅遊業快速發展,還帶動農副產品銷售。

  動車司機跑出“中國速度”

  今年41歲的阿地·吐爾地,是烏魯木齊機務段的一名動車組司機,也是新疆第一代動車組司機。“能夠參與和見證新疆進入高鐵時代,我一直感到十分自豪。”他説。

  從業近20年的阿地·吐爾地,對自己第一次駕駛動車時的情景記憶猶新。“2014年11月16日11時,我駕駛動車組D8602緩緩駛出烏魯木齊南站,駛向目的地哈密,這是蘭新高鐵烏魯木齊至哈密段全線首通,新疆第一次有了動車組,我也成為新疆第一代動車組司機。”

  近年來,新疆動車組開行頻次增加,越來越多的民眾選擇搭乘動車。“有一次,我遇到一個律師,他住在烏魯木齊,工作在吐魯番。以前,經常要開着汽車兩地往返,自從兩地通了動車,他經常搭乘動車朝去夕回,就像北京、上海的很多白領一樣,過上了動車帶來的雙城生活。”阿地·吐爾地説。

  如今,烏魯木齊至西安動卧列車順利開行,伊寧、克拉瑪依、庫爾勒等地也集中開行動車組,阿地·吐爾地和他的同事駕駛着“復興號”,在新疆廣袤大地上跑出“中國速度”。(完)

(編輯:袁晶)